“我哪里是这个意思?
    就是逗你的而已,还真生气了?”
    见妻子委屈了,叶南弦顿时不逗他了。
    沈蔓歌却噗嗤一声笑了。
    “我也是逗你的。”
    “好啊,现在学会吓我了是不是?
    恩?”
    叶南弦顿了一下,看到妻子眼底一闪而过的调皮,不由得伸出手朝着她的腋下挠去。
    “不要!呵呵!痒!”
    沈蔓歌顿时开始躲闪。
    “别跑!今道:“四少,你为什么不让小姐参与这事儿里面来?
    是怕二少会对小姐不利吗?”
    霍震霆的眸子沉了几分,低声说:“二哥现在在哪儿都不知道,在f国什么情况也不明朗,如果蔓歌贸然过去,两人打起来了,这就是自相残杀。
    况且萧钥这个女人深不可测,她来找我,你以为就是为了和我说当年的事情?
    她说欠了萧爱大嫂一辈子,过来说明情况,还大哥大嫂一个真相。
    哼!这样的说辞你信?
    人都死了,还这么一个真相有什么意思。”
    管家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四少,那你说她来我们霍家说这么一通是为什么?”
    “为什么?
    为了借人吧。
    只要我们知道二哥还活着,自然会派人去f国寻找二哥的下落。
    但是如果我们的人一旦踏上了f国的国土,势必会被她给利用。
    到时候她说我们霍家的人是她的后盾,你觉得f国的国主信她还是信我们?”
    霍震霆这话一出,管家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肯定是信她的!这个女人简直太奸诈了。”
    霍震霆的眸子有冷光一闪而过。
    “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我们霍家的人去f国插手她的事情,但是二哥我肯定是要寻找的。
    当初父亲牺牲的突然,二哥的决裂他并不清楚,可是母亲清楚。
    这么多年来,二哥是母亲心头上的伤痕,只不过一直不提罢了。
    大哥牺牲之后,母亲更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几什么了,只要是四少吩咐的,他就会去做。
    叶南弦和沈蔓歌闹了一通之后身上也不冷了。
    她的脸红扑扑的,看上去十分可人。
    “上车吧,车上暖和。”
    叶南弦拉着沈蔓歌的手上了车。
    两个人打开了车里的空调,然后看了看彼此,突然间就笑了起来。
    刚才的他们简直像个孩子。
    “你啊,系好安全带,咱们去医院。”
    叶南弦淡笑着,眉宇间的宠溺让沈蔓歌很是受用。
    两个人开车到了医院的时候,因为是晚上,医院的人相对少了很多。
    叶南弦牵着沈蔓歌的手很快的来到了姜晓的重症监护室门口。
    蓝晨坐在那里,担心的看着里面,眉头紧皱,在察觉到有人来的时候猛然抬头,就看到沈蔓歌和叶南弦牵着手走来了。
    沈蔓歌看着眼前的蓝晨。
    他胡茬子都出来了,眼神带着血丝,显然没休息好的样子,或者说从姜晓中弹他可能就没休息过。
    “姜晓还好吗?”
    沈蔓歌开了口。
    蓝晨摇了摇头,有些愧疚的说:“不太好,医生说子弹穿过了肩胛骨,可能会留疤,而且右胳膊以后不能用力,下雨阴到这里的时候,蓝晨的眼底划过一丝心疼和不知名的复杂情绪。
    沈蔓歌看得出来,蓝晨是喜欢姜晓的,只是这个人对死去的方婷和曾经的诺言太执着了。
    人重诺不是不好,但是却不能赔上自己的一辈子。
    沈蔓歌看着蓝晨,声音有些冷的说:“姜晓明明可以有其他的人生的。
    如果她不是因为喜欢上你,她不会为你挡子弹。
    这个事情我想我不说你也知道的。”
    “我知道,我不会负了她的。”
    蓝晨突然下定了决心。
    沈蔓歌内心松了一口气。
    她知道蓝晨是个死心眼,一旦做出某种决定就不会轻易改变的,如今姜晓的付出他看在眼里,因为之前对姜晓就有意,这次受伤反倒是会推动两个人的情感,这一点叶南弦和她都看得清楚。
    不过沈蔓歌还是低声说道:“感情和恩情是不能混为一谈的。
    蓝晨,你如果不爱她,那就不要随便许诺什么。
    救命之恩有很多种法子可以偿还,以身相许是最蠢的法子,也不见得是姜晓想要的。
    你要知道,她想要的一直都只是单纯的爱情而已。
    不图你的钱财,不图你的地位,只因为你是你,如此而已。”
    蓝晨的身子颤抖了一下。
    他知道沈蔓歌说的是实话。
    对姜晓是恩情吗?
    蓝晨不知道。
    他的脑海快速的回想着和姜晓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其实和姜晓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也没几次,可是他就是能够想起姜晓笑起来的样子。
    她笑起来温温柔柔的,让人从心底上感觉到一丝安宁。
    他喜欢和姜晓在一起。
    这种感觉和恩情无关,他知道。
    蓝晨这才猛然发现,和姜晓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多,但是每一次都是他最舒服最开心的时候,虽然他嘴上不说,可是心里的感觉是骗不了人的。
    他喜欢姜晓!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
    蓝晨不知道,却猛然惊觉。
    或许在姜晓为他挡子弹的那一刻起,或许是之前姜晓围着他转的时候。
    更或许是第一次见到姜晓的时候。
    他不记得了,却记得姜晓的每一个微笑都给了自己,每一次受灾难也是为了自己。
    喜欢这种感觉已经好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十八岁的时候,方婷对他说了喜欢。
    她笑起来很好看,像阳光一样。
    那时候蓝晨的心是悸动的,可是因为方婷的喜欢,他遭受到了方太太的毒打和谩骂,那时候他知道自己是配不上方婷的。
    他的初恋就是在这样打压的情况下蹒跚而行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对方婷成了一种责任,或许更多的是愧疚。
    毕竟那样的一个女孩子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却偏偏为了他和母亲吵架,每一次吵完架都会被方太太禁足,可是方婷为了见他开始想尽各种办法。
    绝食,自杀。
    一次次的争取虽然让蓝晨很感动,但是也很压抑。
    这种情感早就在方太太插手的时候变了质了。
    奈何方婷一直坚持着,蓝晨也只能陪同着。
    后来方太太实在是忍受不了方婷走火入魔一般的爱恋,便联合外人把蓝晨给卖了。
    那一次蓝晨其实是高兴地。
    虽然被卖入地下城让他知道自己的未来可能就是死亡,但是他莫名的松了一口气,甚至觉得压在心头的那堵大石也被搬开了。
    他和方婷终于分开了。
    他再也不用愧疚的面对方婷温暖期待的眼神,也不用再那样辛苦的活在方太太和方婷之间。
    方婷就像是他的这一切,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他只能像个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却没想到会遇到姜晓。
    姜晓是他的救赎,让他死寂一般的心活了过来,可是他却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无法摆脱方太太的,他又怎么能让姜晓跟着自己下地狱呢?
    如今姜晓的奋不顾身终于让蓝晨无法躲闪,也直视了自己的情感。
    这一刻,他知道,为了姜晓他也不能这样下去了。
    想到这里,蓝晨猛然抬头,想要说什么,重症监护室里面突然响起了急救铃的声音。
    沈蔓歌和叶南弦乃至蓝晨的脸色顿时变了。

章节目录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沈蔓歌叶南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0看书网只为原作者微澜子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澜子墨并收藏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沈蔓歌叶南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