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李俐菲的宣言,孙佑徳的阵营中传出了一阵刺耳的嘲笑声,显然他们认为这家公司都快要被人吞并了,还要做这种虚无缥缈的宣言简直是多此一举。而孙佑德从刚才开始眼睛一直盯着穆晓蝶,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狐疑之色,似乎在回忆什么事情。
    李俐菲对那些可怜虫的嘲笑自然是不屑一顾的。她用看弱智一般的眼神看了一眼孙佑徳缓缓说道:“孙佑徳呀孙佑德,我看你的头脑是大不如前了。在对手内部安插卧底这种常用的操作手段,我们会没有提防?采购部和销售部这两个关乎公司命脉的部门,我会毫不怀疑的交给两个来历不明的新经理全权运作?公司再怎么缺人,我这个做总经理的会做出这种无脑的蠢事?实话告诉你吧,这两个所谓的上游药材商所供应的药材和‘超能双效口服溶液’一点关系都没有,自始至终他们都是我用来揪出卧底的诱饵,现在看来这诱饵的效果比预想的还要好;至于于你们这些代理商,呵呵呵……你们放弃继续合作,有的是人来找我们,希望到时候你们不要后悔才好。”李俐菲讽刺道。
    那些跟着战队的墙头草听了李俐菲的话后再一次动摇起来。他们私底下议论纷纷,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孙佑徳被李俐菲点名,当即甩了甩头,把心中的一抹不安强压下去,大脑中转换了一下思路冷笑着安抚身后的跟屁虫们道:“大家不要听信这小丫头的疑兵之计!我说莉菲丫头,你演的不错呀,要不是我手头上有你们公司的药材采购资料,说不定还真被你忽悠过去了。”
    “呵呵呵,忽不忽悠的我们待会儿就可见分晓。”李俐菲胸有成竹的微笑道。
    正说着,门口大步走进来几个人。为首的是位身材高大国字脸的中年男子,一身得体的中山装,脚步沉稳有力。他一入会议大厅,这里的空气中就飘来一股若有若无的草药香味。他环视了一下大厅里的情况,很快就看到了会场中央的李俐菲。他的脸上马上就露出和蔼的笑容,脚下也加快了步伐,三两步就来到李俐菲附近笑着说道:“呵呵呵,实在不好意思啊李总经理,我们的专机没开过台市这条航线差点就迷了路,好不容易在机场降落了,一看这时间都到了这个点了,真是让你久等了!”
    “郭会长客气了,您和各位来的可一点都不晚,不如说你们来的是恰逢其时才对。我这正准备向那些客人介绍你们呢,你们刚好就到了。”李俐菲热情的和这几位依次握手道。
    “那不是郭重楼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和这李俐菲很熟悉的样子……难道这女人说的都是真的?”一位孙佑徳阵营的药材供应商嘀咕道。
    “那人是谁?”孙佑徳心中一颤,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忙向那位嘀咕的药材供应商打听道。
    “北药药材协会会长——郭重楼,他和他身边的这几个都是药材界的大佬级人物,他们掌控着全国30%左右的药材供应。这郭重楼和南药药材协会会长余独活,西药药材协会会长翁金合称郭余翁(郭渔翁),这三大药材协会占据了华夏90%以上的中药药材市场份额,是不折不扣的药王!”那人低声向孙佑徳介绍道。
    “看来不用我介绍孙董事长也知道这位是谁了。”李俐菲看到孙佑徳他们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不由笑着调侃道。
    孙佑徳脸色越发难看起来,但他并不死心,想要亲自确认一番,于是开口问道:“郭会长和各位此次来我们台市不知……”
    “哦,我们是应李总经理之邀前来签订药材供应合同的,顺便参加‘超能医药集团’的开业晚会。”郭重楼并没有隐瞒,原原本本说明了他们此行的来意。
    孙佑徳正准备和郭会长套套近乎,打算找个机会把他们和李俐菲之间的合同给搅黄咯。余光不经意间看到大厅门口又走进来一人。
    “请问这里是‘超能医药集团’的晚会会场吗?”来人一进门就礼貌的问道。
    “是的,不知您是……”李俐菲高声回答道。
    “哦,我是公安部李常春副部长的助理,我姓名赵,请叫我小赵就好。李副部长由于工作繁忙无法亲自过来参加‘超能医药集团’的开业剪彩仪式,特准备了一份薄礼吩咐我带来。”这位助理说着,将背在背后的一个圆筒状物品解了下来,高声问道:“不知哪位是你们的总裁戴明道先生?”
    “戴明道”三个字一出,现场如炸开了锅一般骚动起来。
    “什么?戴明道在这里?”
    “戴明道是‘超能医药集团’的总裁?”
    “这TMD是什么事啊,这不是玩我吗?”
    孙佑徳的脸上毫无血色,整张脸和白纸一样。他一直觉得那个叫“穆晓蝶”的年轻女人很眼熟,此时此刻他才突然想起来,自己曾经看到过那女人的照片和资料,她和另一个小丫头经常和戴明道出双入对的,自己的儿子就是吃了他们的亏。现在这个女人竟然在这里,那戴明道……他战战兢兢的抬头四顾,希望没有人回应那位助理的询问,毕竟自从他雇佣杀手对付戴明道以来他都没再出现过。
    此时戴明道正和周伟明聊得正欢,他还把一个大盒子塞到周伟明的手中。这盒子里面自然是戴明道这段时间积压下来的记忆水晶。戴明道一听有人在喊他的名字,知道自己出场的时候到了。他答应了一声,向周伟明告了个罪,站起身迎了出来。小兰一看戴明道亲自出马,知道好戏正式登场,马上也和周伟明打了声招呼,跟着戴明道走了出来。
    “我就是戴明道,谢谢李部长的礼物,谢谢这位赵助理,请你代我向李部长问好并代我向李部长表达我的谢意!”戴明道快步走到赵助理面前双手接过圆筒状的礼物,笑着说道。
    “一定,一定!”赵助理打量了一眼眼前的年轻人,非常客气的答应下来。
    “赵助理请,招待不周请多担待。”戴明道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笑道。赵助理微微鞠了一下躬,入内而去。
    戴明道打开手中的圆筒,倒出里面的东西看了看,原来是一副墨宝。当下他招来孟缘芸和小薇,让二女帮忙展开,让在场的宾客们都能瞻仰国家领导人所书墨宝的风采。
    大家的目光全部投向了二女手中的墨宝,只见一张已经装裱好的横向长卷上由右向左龙飞凤舞的提了四个大字——国富民强!
    这一幅墨宝本身并没有多少价值,但它却是出自公安部副部长李常春之手,而且还是他特意在一家集团公司开业之日遣人专程送来,这里面包含的价值和意义,在场的商场精英人士哪里还看不出其中奥妙?
    戴明道高声念道:“‘国富民强’!好,李部长这书法真是矫若惊龙啊!我们得找个好一点的广告公司把它制成牌匾挂在我们集团的大厅之中,这可是我们集团的荣耀呀!”随后他转过头来对孙佑德笑道:“你说是吗,孙董事长?”
    此时的孙佑徳已经脸色发青,浑身冷汗直冒,双腿都在打着摆子。自从戴明道的身影进入他的视线,他就知道他的暗杀计划失败了;他连对手的底细都没查清,就傻乎乎的跑到人家地盘上扬威耀武,简直是寿星公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他一门心思的想要离开这里,赶紧跑路,跑得越远越好,如果能带着妻儿逃到国外可能还有一线生机,否则……他的大脑满负荷的运转,苦思脱身之策,戴明道满怀深意的调侃把他硬生生的拉回现实。他浑身一个激灵,脸上露出僵硬而难看的笑容,陪笑道:“原来是戴先生啊,你看我这老眼昏花的,怎么就没看见您在这里呢?真是罪过啊!”
    “孙董事长你这么精于算计的老前辈正是老当益壮之时,怎么会老眼昏花呢?可能是我这几天太过低调,让你产生了什么不该有的错觉,实在是万分抱歉啊!对了,有个叫‘血狼’的似乎被人请去喝了好几天茶,不知道有没有透露出什么有用的情报来……”戴明道意有所指道。
    孙佑徳心中一惊:“昨天杭城林家突然联系我,说是要通过我的渠道举家外迁海外,难道是因为刺杀戴明道的事情暴露了?不对呀,以林家的情报能力,如果是刺杀失败这种事情暴露的话,他们会在国家行动之前第一时间切断这条线,绝对不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能够让人顺藤摸瓜找上他们,而不会做出外迁海外这种孤注一掷的决定才对,除非杭城林家自知此次在劫难逃才会如此破釜沉舟。”孙佑徳越想越觉得自己分析的没错,暗暗松了口气:“他们乘坐的船现在应该已经到公海了吧……”
    “孙董事长在想什么呢?”戴明道看到孙佑徳半天没有言语,脸上又阴晴不定的,当即问道。
    “哦,我突然想起我还有十分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需要即刻回去处理,我就不在这里打扰诸位了,告辞!”孙佑徳赶忙编了个由头,准备来个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你都到我这里了,不喝上几杯才走,别人会怪罪我们招待不周的。”戴明道让孟缘芸和小薇收起墨宝,转身向侍者们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过来给孙佑徳和身后的那些人上酒,然后神秘的说道:“其实‘血狼’什么的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杭城的林家。”
    孙佑德的眼睛突然张的极大,心脏猛一收缩,然后剧烈跳动起来,浑身的肌肉更是一紧,拿在手里的酒杯都差点没握住。
    “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哦,这杭城林家呀仗着他们那点小聪明,在国家内部到处安插眼线,套取内部情报贩卖给境外势力,使国家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国家已经做好了全面打击的准备。刚才进来的那位周队长是专门负责此次工作的领导。听说他们已经把林家的退路全部都堵死了,却又不急着动他们,就是要看看到底有哪些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势力跳出来帮助林家出逃……”戴明道故作神秘道。
    听了戴明道透露的情报,孙佑徳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半分人色。怪不得林家昨天刚联系上他今天就要走,还主动预付了天价的路费,这TMD就是个天坑!而他自己却稀里糊涂的跳了进去。那风尘仆仆的周队长此时正好整以暇的坐在角落里,那就代表着那些跑路的林家人和自己的走私船一起都被逮捕了……孙佑徳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酒杯之中的酒水都撒了一地。现在的他什么都顾不得了,转身就往大门口跑,什么妻儿财产的全都不及自己的性命重要!和戴明道斗,还有一线生机;和国家斗,那是十死无生的结局啊!
    “现在才跑恐怕已经来不及咯~”戴明道并没有上前拦住他,而是摇了摇头,嘀咕了一声。
    只见会议大厅门口突然闪进来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把出口围了个水泄不通。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宾客们一跳,那些心中有鬼的更是不堪,好几个面如土色,直接瘫倒在地。孙佑徳好歹也是大风大浪里走过来的人,除了脸色依然惨白以外,脸上并没有出现什么慌乱之色。
    这群警察身后走出一人,正是小兰的父亲王局长!他先是向大家敬了个礼,然后高声宣布道:“经我局调查,宏远集团董事长孙佑徳等人涉嫌组织他人偷渡,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经上级批准予以逮捕,这是逮捕令!”说着他大展开手中握着的逮捕令,“孙佑徳”三个字跃然纸上。两名警察走上前来,一人拿出一副手铐将孙佑徳双手拷上,另一人取出一件衣服将他的头蒙住直接带走。
    王局长的目光从那些与孙佑德站在一起的那些人脸上扫过,准备将他们全都带回去询问一番,毕竟这是一起大案、要案,涉及的犯罪分子极多,容不得一条漏网之鱼。
    戴明道适时的走上前来说道:“王局长,这些人都是孙佑德找来充场面的,和孙佑德组织偷渡的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些人赶忙点头应是,心中对仗义执言的戴明道自然是感激万分。
    既然戴明道这么说,自然不会有错。晚上的行动就是周队和戴明道策划好,再交由本地军方和他们市局联合执行的,戴明道不可能会放过那些参与偷渡的犯罪分子。他点了点头,和戴明道打了个招呼,然后向走过来的周队长和各位省市级领导敬了个礼,准备立即赶回局里组织对涉案人员的抓捕工作。戴明道上前几步叫住了他,摸出一个U盘塞到他手里,神秘兮兮地说道:“看把你忙的,连自己的夫人和女儿都来不及说上几句话。来,拿着这个,里面有惊喜等着你哦!”
    王局长自然知道戴明道给的东西绝对对他有帮助,什么都没有问就欣然收下了。他交待爱妻和宝贝女儿几句就带着那些警察们匆匆的走掉了。
    戴明道送走了王局长,这才才转头对那群瑟瑟发抖的人说道:“本来我是打算让你们也进去体验体验生活的,不过刚才俐菲说过她不追究商业间谍的事情,这次我就放过你们,不过你们要记住‘事不过三’,如果你们下次再被我逮到,可就没有这么幸运咯~。好了,你们空一走了。”说着戴明道挥了挥手,让他们离开。
    那群人赶紧连连称是,又是鞠躬又是哈腰的对戴明道表示感谢。有几个还准备再来抱大腿攀关系,戴明道可没功夫和这些墙头草搅和在一起,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再次催促他们赶紧离开。那些人知道他们站错队,已经失去了和戴明道拉关系的资格,暗自叹息一声,告了声罪,灰头土脸的转身匆匆离开。
    “哇噻,你可真牛逼!堂堂宏远集团董事长让你这么三两句话就给说进去了,你这张嘴可真神!”小兰走上前来,一脸兴奋的赞叹道。
    “你要不要也让我说说,说不定我能把你说上天呢!”戴明道调侃道。
    “别,我对现在的生活状态非常满意,你还是对你那些女朋友们说去吧。”小兰非常理智的缩了缩脖子,远离了戴明道几步。
    戴明道哈哈大笑,准备招呼宾客们继续参加晚会。正当他转身之时,余光突然瞟到门口似乎有什么动静。他转过头来定睛一看,脸上立马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们给我站住!”戴明道再次转过身来大喝一声,然后飞速向门口方向跑去。
    走到门口的那些人都吓一大跳,他们纷纷站在那里缓缓转过身子,心中绝望道:“这家伙不会是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吧?”
    戴明道的大喝声吸引了大厅内外许多人的好奇心。他们的目光全都聚焦在跑动中的戴明道身上,两脚不由自主的跟了过去。戴明道看都不看站在原地瑟瑟发抖的可怜虫们,径直从他们身边跑过,一下子就拦住了门外鬼鬼祟祟的几个人影。

章节目录

异界明道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0看书网只为原作者别睡起来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别睡起来嗨并收藏异界明道传最新章节